当前位置:艺苑风景
涅瓦河畔的沉思
发布时间:2012-11-08 投稿人:陈秀庆 

初秋时节,我来到了俄罗斯圣彼得堡。在这座英雄的城市中,美丽的涅瓦河横穿而过,宽阔的河面不时掠过欢唱的海鸥,仿佛向人们诉说着战争年代那血与火的故事。涅瓦河源出拉多加湖,自东向西流,流经圣彼得堡,注入波罗的海芬兰湾。圣彼得堡是俄罗斯最大的港口、第二大城市、是重要的旅游城市。该市300多座桥梁相联,它的河流、岛屿和桥的数量,均居俄罗斯之冠。俄罗斯旅游中的圣彼得堡是一座水上城市,河的面积占全市总面积的12%。由于河流纵横、风光秀丽,所以它素有“北方威尼斯”之美称。

俄罗斯城市中成片成片的原始森林在给城市增添生态气息的同时,又给市民带来了幽静的休闲空间。人们悠闲地散步,或结伴相行,或推着童车,沐浴在大自然的环抱中。城中路边的灌木丛中挟杂着红得发紫的红豆树,据说,这种果实越红,标志着即将来临的冬天会更加寒冷。至于这种红豆与唐代诗人王维笔下“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的南国红豆,是否同出一枝不得而知,但我知道在清朝之前,我国的北部疆域远非现在乌苏里江以南的“三十三站”,而是江北深处的“七十六站”。

在圣彼得堡的日子里,我每天清晨和傍晚都要到涅瓦河边走一走,一来放松身心,二来拍些河边的景色。河面上吹来深秋的凉意,远处圣彼得保罗要塞教堂里的钟声在深沉地回荡,圣彼得大桥上灯光与车流泛出不同亮度的光晕,长河两岸流光溢彩的建筑物发出的色光,已经把这座城市笼罩在迷离的情蕴中。

在俄几日,所见所闻,印象颇深。俄罗斯国家和人民的诸多优长之处,值得我们深思和借鉴。
   节俭之风

俄罗斯幅员辽阔,物产丰富,仅天然气资源就占世界的首位,消费量居世界第2位。在颇有大国之风的俄罗斯的三星级别的宾馆中,室内无大床,桌柜无抽屉,减少了繁琐,简单干净,且不备洗漱用具、拖鞋之类,也无开水之用。我赞赏这种节俭之风,或可称为公出上的节制。在资源日益紧缺的中国,诸多大小宾馆中洗漱设备一应俱全,浪费惊人,且互相攀比之风日甚。宾馆超豪华消费不但耗掉了巨大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还助长了腐败奢侈之风上扬。这使我想起日本人的工作作风,没有人会利用公出之机游山玩水,也没有人借出差落住之时而意耗掉人民的血汗。
       鸟类天堂

在俄罗斯的公园、广埸、街头以及公共游览场所,都可以看到不同的鸟儿悠闲漫步,不避行人,同整个欧洲一样,人们的爱鸟护鸟意识与保护生态同等重要。鸟类“目中无人”,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可以看出俄罗斯人从很早的时候就对这些人类的朋友敬畏三分了。在我们的城市中,随着城乡建设的发展,自然生态环境遭到破坏,自然鸟类逐年减少,城市中已很少听到鸟鸣。不加遏制的城市亮化也极大干扰了鸟儿的常态行为,影响了它们的迁徒和落户。更为恶劣的,报载:在湖南省罗霄山脉的大山深处,在鸟类迁徒的路上,一座座山头有几百盏LED灯,后面隐藏着上百杆枪。当鸟群飞过时,在LED强光下就成了一个个白色亮点,接着此起彼伏的枪声响起,许多鸟从天上掉了下来。这种疯狂的杀戮以每天一吨的业绩,使在千年鸟道过往的鸟儿惨遭灭顶之灾。在偌大中国,这样屠杀鸟类的事情绝不是个案,就象到处在江河湖泊中布下“绝户网”,疯狂将大小鱼类一网打尽的人们,他们的人类良知早己丧失殆尽。而有些当地的官员们则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悠闲地坐在办公室里讲着保护生态之类的空谈。交通出行

2012年7月1日,根据俄罗斯联邦道路交通管理条例,对违反规定司机的罚金比过去最多提高近30倍。在提高多项罚款的上限后,加大了对各种车辆的严管,说明了交通安全是至关重要的。实际上,俄罗斯境内的道路交通环境较比我国要好的多,在主要的交通干道上,红绿灯交叉路很少,尽管由于车辆太多,只能龟行,但却很少遇到有堵车的现象发生。在一般的公路上,车辆不限速,只要有通行空间,可急速行驶,类似飚车般的速度在一定的程度上,提高了交通的通行率,也拉开了车距。在俄罗斯,车让人是至高无尚的,无论在任何道路上,只要有行人欲通过,各种车辆都会主动停下来,提高了行人的出行安全,又凸显出尊重他人、尊重生命的道德操守。当然,这种良好的交通环境,不但与人的素质有关,也与交通管理者以及城市规划和市政建设有关。至于“中国式过马路”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中国人整体素质的一个缩影,也可以真切地看到国人在“公民教育”上的缺失。但另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由于城市汽车数量越来越多,非机动车与行人的路权日益遭到排挤,那么“中国式过马路”与“路权不平等”不无干系。

尊老敬老

圣彼得堡是世界闻名遐迩的国际旅游城市,在众多重要的历史名胜场馆中,都可以看到一些鹤发老人精神矍烁地在管理事务,温文尔雅、井井有条。无论是在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还是在圣彼得堡的夏宫、冬宫、叶卡捷琳娜花园以及那些宗教圣地,一些老年(退休后)的管理者高效而礼貌的服务,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我还注意到他(她)们处理问题时,是那样灵活沉稳而胸有成竹,如同绅士般从容,彬彬有礼。目前在俄罗斯60岁以上的退休老人有26.2%的女性和15%男性还在继续工作。近年来俄罗斯人口老龄化趋势渐显,在养老问题上,俄罗斯与中国面临同样的问题。俄罗斯分析家认为,中国需要对现行养老保险制度进行修改,提高退休年龄,增设私人养老金等,这些措施对俄罗斯同样适用,但两国对待这一问题的态度存在差异。俄罗斯媒体曾表示,俄不会采取延长退休时间的办法来改革退休制度,梅德韦杰夫表示:“俄可以在不延长退休年龄条件下完善养老制度,这就是鼓励退休人员达到退休年龄后主动继续工作。”普京也曾强调:“民众的健康和关爱老一代是国家整体政治稳定和社会发展的关健条件之一。”此前,俄罗斯财政部提出的养老制度改革方案中,曾设想在近期提高退休年龄,引起全社会的极度关注,其中批评和反对声音为主流。由此可见,俄罗斯的养老退休制度也在不断探索完善中,但是充分发挥退休人员潜力,消除国家养老贯性思维,发挥非国有养老基金作用,或成为无奈和必然的选择。

    城市绿化

    俄罗斯是世界陆地最大国家,森林占国土面积的一半。莫斯科被称为“绿色之都”,全市绿化面积约占总面积的1/3,是世界上绿化最好的城市之一。从飞机上俯瞰莫斯科,映入眼帘的是蓝天下葱绿的树丛和清沏透明的湖泊,遮天蔽日的城市森林把城镇街道全部拥抱起来。走进莫斯科,能够深刻地感到俄罗斯绿色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之间,在并不紧密相连的城市小区之间,全是树林。而且相当多的地段是原始森林。在俄罗斯的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既是文化名城又是园林古城,许多着名景区点缀着树木,高大的楼房环绕着碧绿的林带,市区数百座街心公园保持着原始生态。在俄罗斯,马路中间有棵树, 宁可修个花坛围起来,汽车绕行也不伐掉。从历史的角度看,沈阳的建城史比起莫斯科要早1500多年,从上世纪二十年代起莫斯科还处在沙漠化地带,不足百年成为了世界的“绿色之都”。我们的城市在为之汗颜的当下,还在“年年栽树年年死”的恶性循环中徘徊,市区内仅存的树木在不断更换、挪移,树木何时成林仿佛成为人们的梦想。只有市区郊外那些许的绿色在支撑着“森林城市”的桂冠,低吟浅唱着城市自然生态的赞歌。

              街头即景 
   清晨圣彼得堡的街路上湿润干净,绿化草坪洁净如洗。如同我在法国巴黎的大街看到的一样,这是城市环卫工人用消防水栓和洒水车在凌晨工作的成果,而白天则很少使用洒水车影响行人及车辆,既人性化又保持了清洁效果。保洁工人早已淘汰了扫帚之类的传统清扫工具,采用了风筒吸收杂物的办法,既便捷又干净。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游览景区的秩序井然有序,手续简便,没有臃繁和人为设置的障碍,也没有任何乱设景点、乱设商亭以及乱收费的现象发生。俄罗斯部分城市的街路上也可看到手喷小广告,但内容大多是路标指引的,没有一例是从事欺骗和违法勾当的广告。在游览中当我们靠近华人摊床附近时,导游都会善意地提醒预防“碰瓷”,据说凡是有华人经商的地带,通常会有这类事件发生,其实坑的都是国人。